中国园林商人网
  • 人物搜索
  • 其他搜索

按字母查找:
A B C D E F G H J K L
M N P Q R S T W X Y Z

园林名人堂首页 >> 商人动态 >> 正文

青海西宁:“花痴”海君

来源:青海日报  作者:李皓  2018-7-25 15:54:29

如果不是想去看一看海君的花窖,说不定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西宁市还有一个叫长岭沟的地方。

西山一巷。海君把车斜斜地开上去。路面陡峭地让坐在车里的人不时心惊。那辆不起眼的小轿车,在海君的操弄下,发出突突的吼叫。

路很长,让人看不到希望。可是正当我放弃期待,闭上眼,打算眯一会时,海君却意外地将车停了下来。他将头伸出窗外,冲着路旁一个挂着破旧招牌的铁门大声喊了一句。铁门一侧白底木质招牌上的黑字已经斑驳难辨,隐约中有 “长岭沟”几个字。

一个皮肤粗黑的女人疾跑了出来,她在撂下手中一把断把铁锹的同时,随手从腰间摸出了一把钥匙,一阵摆弄后,绞在铁门上的沉重铁链,稀里哗啦地坠落在地。海君说,到了。

进了铁门,还要爬一段窄窄的台阶。那段台阶隐没在一片长得随心所欲的林木中,只不过此时还是高原水瘦山寒的早春时节,那些林木多少有些凋敝的模样,枯寂的植物,愈发显得那段台阶的寂寞。

两根纵向排列的管道横亘在台阶入口处一米多高的位置,想上台阶,必须要跨越这道障碍。海君伸手搀扶我,避免了我更多的难堪,看得出他是一个细心的人。

说是花窖,其实只是位于台阶顶上不大的平地上的一间玻璃花棚。花棚已有些年头,结满陈年灰迹的玻璃,暗示着时光的沧桑。

站在花棚所在的山坡上向山下望去,那个名叫香格里拉的小区尽收眼底。小区古典的设计风格,实际上处处昭示着现代的时尚。相比之下,海君的花棚多少有些不合时宜的寂寥,可是海君在这里一呆就是近二十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哪?

花棚里却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上万盆百余个品种的君子兰蓬勃葳蕤,为西宁毫无绿意可寻的早春,营造出了一道醉人的风景。

每一种君子兰都有名字,油匠、和尚、胜利……在我们这些外行人听来,这些名字憨直中透着可爱。说起君子兰,原本寡言的海君顿时变得善谈起来,他逐一介绍起每一个品种的君子兰的特征和习性,眼睛中流露出一种近乎父亲的慈爱。这里可以算是西宁市最大的君子兰花窖了,这里的每一棵君子兰都凝结着海君的心血,海君是这个绿色世界的统领。

在海君的带领下,我又一次打量起眼前的一盆盆君子兰。有了海君介绍的内容打底,这次果然看出了些许不同:叶片的宽度和叶面上的纹路;花形的大小和色泽;对称的狭长叶片的分布和长势……这些都是考量君子兰品种优劣的关键。

养君子兰是一门学问。这种原产地在南非的植物,在一个多世纪前被引进日本,并从日本进入了伪满洲国的“皇宫”,伪满洲国政权瓦解后,君子兰流落民间,因为花名中吉祥的寓意和高贵的血统,让它很快便赢得了人们的青睐,并引发了20世纪90年代初长春市市民争相种植君子兰的“君子兰风暴”。

坐在海君的花棚中,听他讲自己与君子兰的故事,手中略带甜味的茶里,竟有了几分苦涩。

因为种植时间长、数量多,如今在西宁,海君被养兰人称为是“花王”,可是他最初的职业却与君子兰没有一星半点的联系——厨师。拿海君的话说,那是一个累死累活也挣不下几个钱的职业。几年后,海君又在格尔木市办起了一家印刷厂。“那时候钱好挣,我还以为一辈子就围着那台印刷机过了。”海君说。可是偏偏那时,海君的继母病故了,孝顺的海君只得卖了机器,回西宁照顾父亲。

海君的父亲是一个君子兰迷,不知为何,继母去世后,父亲养的那盆君子兰也蔫蔫的没了精神,海君便想给它们换换土,没想到这一换土,那盆君子兰更是黄了叶。这可是父亲的情感寄托啊。海君着了急,他连忙到人民公园后门,向卖兰人讨教。

起先人家还不愿说。那时候风靡全国的君子兰热方兴未艾,一株好的君子兰苗能抵得上工薪阶层半个月的工资。海君话虽不多,却是一个实在人,看着卖花人忙不过来,他总会搭把手,一来二去,卖兰人也就将海君当成了朋友,他们给海君教授了不少种植君子兰的知识。海君这才知道,养君子兰的道道居然那么多。

有了这些知识,海君不仅让父亲那盆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君子兰起死回生,而且还动了自己养君子兰的想法。

“那时候君子兰的价位很高,养好了养活一家人一点都没问题。”海君说。

恰在此时,海君听说苏家河湾有一个闲置的塑料大棚,他便把这顶大棚改造成了自己的第一顶花棚。

凭着办印刷厂时为数不多的积蓄,海君从兰州进了一批花苗,开始了一边钻研种植技术,一边售卖君子兰的生涯,海君自嘲说,那时的自己就是地道的花农。

君子兰是石蒜科,它与兰其实没有半点关系,君子兰是一种对生长条件都有严格要求的植物,青海昼夜温差大、光照强,这些都十分有利于君子兰的生长,这也为海君的君子兰种植业提供了先天的优势。

过去,澳门威尼斯人注册_国内君子兰的品种十分单一,为了改良君子兰的品种,一代又一代的养兰人,开始用人工授粉的方法,改良君子兰的基因,以期获得意想不到的花种,如今君子兰的家族已经有了数百个成员,而且随着科技的进步,君子兰家族的成员也越来越多,人们对种植和改良君子兰的热情几乎从未中断过。

在海君的花窖里,有一盆花冠直径大约有十厘米的君子兰,这盆花冠大过普通君子兰近一倍的君子兰,就是海君培育的新品种。君子兰在基因改良的过程中,呈现出的不可预期性,对养兰人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海君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是在君子兰种植户中广为流传的“箴言”。

可当初急于靠君子兰谋饭吃的海君哪管得了这些,没有了印刷厂的收入,一家老小的生计是压在他肩头沉甸甸的担子。

海君说,那是他一生都不愿轻易回首的时光。

每天人民公园后门的花市刚一开市,海君就带着他的君子兰练摊了。

那时,海君的“摊”不过是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皮柜子,有的时候甚至连这样的铁皮柜子都没有,海君就只好圪蹴在地上,可怜巴巴地守护着眼前的十几株或者几十株花苗。

海君那时没有像样的交通工具,每天早晨只好骑车送花苗,车后架上的一个塑料筐能装几株花苗哪?即便如此,有时守了一天摊,也卖不出几株花苗,澳门威尼斯人线上网址_创业的不易,考验着海君的意志。

苦难的生活中,是君子兰慰藉着海君的心灵。海君爱君子兰,他因此对君子兰投入了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感情。生活中的苦涩,也因为有了这样的感情介入,得到了有效的稀释。

海君的文化程度不高,可是每一期君子兰协会出版的君子兰种植杂志,他都会买回家一遍一遍仔细地阅读,每一次进货,对于海君来说,都是难得的学习机会,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和自身的勤勉好学,让海君种植君子兰的兴趣越来越高了,对于种植君子兰,他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心得。

可是种植君子兰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书本上的知识落实到实践中时,往往会有或多或少的落差。有一次,海君的君子兰生了虫,他给君子兰打了药后,一棚的君子兰竟然黄叶了一多半,看着一夜之间黄了叶的君子兰,海君顿时傻了眼……

我问海君,还记不记得遇到挫折时的心情,海君猛吸了几口烟,眼圈突然红了起来,沉默了许久他才说,那有啥办法,一家老小都凭着君子兰吃饭哪。

除了生计的压力,支撑海君走出困境的,还是他对君子兰的理解和爱。

“那些年,我养君子兰几乎上了瘾,满脑子想的都是君子兰,它成为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海君说。

拿文雅的话来说,就是执着。

因为有了爱,因为上了瘾,因为有了这份执着,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磨难后,才有了今天的海君和那个“花王”的名号。

经济上宽松了些之后,海君租下了长岭沟的花棚,办起了一个规模更大的花窖,为了照顾花窖中的君子兰,他索性搬到了花窖,与君子兰作起了伴。

寒来暑往,冬雪春光。山上的日子漫长而枯燥,可是因为有了君子兰的陪伴,海君似乎从未感受到这样的孤独和寂寞。

“看着君子兰从一棵小苗慢慢长大开花,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海君说。

这真是海君的肺腑之言,养花不易,因爱成癖,养兰的甘苦怕是只有全身心投入的人才能有深切的体会。

高原的冬天严寒刺骨,为了保持花窖里的温度,海君每一个晚上都要起来好几次检查花窖里的温度。花叶上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个斑点,都会令海君牵肠挂肚,有时睡到半夜,他也会爬起来,仔细地观察每一株君子兰的变化。君子兰是他的梦之所牵,心之所系。

搬到长岭沟不久,海君便开始了通过人工授粉,改变君子兰基因,创造出新品种的实验。这是他发展君子兰种植业必须要上的一个台阶。

君子兰通常有六枚雄蕊,雄蕊上的花粉中暗藏着君子兰改良繁育的生命密码,有时一株品种好的雄蕊,卖价竟然高达好几千元。

基因的改良和转变,是一件奇妙的事。原始君子兰大多为橘红色,可是在经历过数代改良与国外细叶异花君子兰杂交后,如今已产生了白、黄、绿、复色等多种颜色的君子兰。作为一种观叶植物,君子兰叶片的厚度、亮度、纹络、叶形等等,都是考察君子兰品种优劣的指标,而这也正是人们不断地对君子兰进行基因改良的重要原因。

海君最初只是在自己的花窖里,尝试着对君子兰进行人工授粉、基因改良和基因优化,后来便开始和外地同道交流。

“君子兰的花粉生命力极强,新鲜的花粉采摘下来,用锡箔纸包裹后,放在冰箱里,一两年后还有生育能力。”海君说。

可对君子兰说,基因改良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想要改良后的君子兰的基因稳定下来,至少需要三代。三代,也许就是十几二十年的光阴。何况通过君子兰的基因改良获得新品种的概率实在是低,这样的“偶然”对于每一个养兰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如今海君种植君子兰已经有二十年的时间了,经过多年的培育,他的花窖中,也有了不少独特或是优质的品种,作为养兰人,这是海君的骄傲,也是青海的骄傲。

君子兰的花朵通常是六瓣,曾经出现过八瓣称“八瓣锦”的,可去年海君在花窖里发现了一株开四瓣花瓣的君子兰,海君说,当这株君子兰的基因稳定下来后,这株君子兰或可填补君子兰的品种空白。

十年前,海君曾以数万元高价收购过一株残兰。海君说,评价君子兰的标准很多,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君子兰的叶片要对称生长,呈扇面分布。可是海君收购的这棵君子兰,却长的歪七扭八不像样子,在很多人眼里,这株君子兰,几乎毫无培育的价值。可是海君不这样看,海君说,种植君子兰,除了要有过硬的技术外,还要有过人的眼力。

海君发现这株品种为“大老黑”的君子兰,花形虽然差,可是叶质却很好,他便将它买了回来。换土、施肥、浇水……一年后,这株君子兰的根部发出了一根小芽,对于君子兰来说,这株小芽保留着君子兰母株最稳定的基因。海君将这株小芽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悉心培育后,这枚小芽终于长成了一株优质的君子兰,去年,海君带着这株君子兰,参加了中国长春第十三届全国君子兰花节,没想到这株君子兰居然和海君培育的另一株君子兰,双双摘得了金奖。春节后,在2018中国长春第十四届全国君子兰花节上,海君又有两株君子兰荣获金奖。海君说,因为有了这样的荣誉,他种植君子兰的信心就更足了。

经过二十年的风雨打拼,如今的海君已经成为了青海君子兰种植业的领头人,他培育的君子兰不仅销售全省,还引起了兰州、拉萨等地君子兰爱好者的关注,甚至个别优良品种,还回流到了长春。

这几年,养君子兰的人多了,君子兰种植在青海已经形成了一种产业,这让海君从中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和更广阔的发展前景。海君说,青海种植君子兰的气候优势在君子兰种植业内早已成为了广泛的共识,如今又形成了不小的产业规模,如何实现君子兰的产业化生产,是种兰人首要的任务。

如今,海君最大的心愿就是成立青海君子兰协会,他想将青海的君子兰爱好者团结起来,将君子兰的种植产业扩大化,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海君姓李,李也是一种植物,名字中又有一个君字,他说这注定了他一辈子的植物情缘。

推荐阅读:

一个在华意大利人的奇山妙景

刘文超:菊花育种伴一生

贝水军:建材老板变身农民

徐杰:青年回乡梦想照进现实

编辑: 珊瑚树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